主页 > Z素生活 >能源巨擘度坏时机,彼此也得共享取暖 >

能源巨擘度坏时机,彼此也得共享取暖

Z素生活 2020-08-01 780
能源巨擘度坏时机,彼此也得共享取暖

油国组织(OPEC)努力进行减产,希望能拉升低迷的油价,挽救各油国如今千疮百孔的财政,只是事与愿违,当油国好不容易达成延长减产的共识,因而让油价有了点支撑,美国页岩油却趁机开工,据油田服务公司贝克休斯(Baker Hughes)2017 年 5 月 12 日统计,美国开工油气井数量当週增加 8 座,来到 885 座,较 2016 年同期大增 479 座,油价只好溜滑梯,西德州中级原油(WTI)5 月初一度跌破每桶 46 美元,之后稍稍回升至 5 月 12 日来到 47.84 美元。

油国组织现在面临两难,美国页岩油产业在油价一路走低的「天择」过程中,技术落后成本高的业者已经遭到淘汰,剩下的都是技术与经营管理的佼佼者,并且拥有较佳地质、开採成本较低的油田,若要进一步逼迫这些体质已经很坚强的页岩油业者减产,油国组织可能得将油价压至每桶 40 美元以下,这个价格,能不能杀死美国页岩油还不确定,倒是肯定能让许多油国财政破产。

于是油国现在只剩下继续减产的选择,但一边减产,美国页岩油业者就利用垫高的油价增产获利,有如附骨之蛆,在这种状况下,油价实在不容易大幅抬高。

各大石油天然气公司过去在油价百元时期财大气粗,如今也逐渐接受低油价时代的事实,在低油价时代,最重要的就是勒紧裤带,石油公司们最新的节省成本想法,是引进「共享经济」的观念,彼此共享设施,互相取暖,以度过寒冬。

不过,说起来,现在石油天然气之所以有共享省钱的空间,其实是当初财大气粗时根本太过铺张浪费,以澳洲柯蒂斯岛来说,短短 2.8 公里的海岸线上,就挤了 3 座液化天然气(LNG)厂,分别属于康菲(ConocoPhillips)旗下的澳洲太平洋液化天然气(Australia Pacific LNG)、属于壳牌(Shell)旗下英国瓦斯(BG)的昆士兰柯蒂斯液化天然气(Queensland Curtis LNG),以及格拉斯通液化天然气(Gladstone LNG)。

事实上,这 3 座邻近的液化天然气厂大可合併为一,许多昂贵的基础设施如码头、储槽、管线、道路等都可共用,若是如此,3 家厂商可节省高达 100 亿美元。2009 年时顾问公司就曾经针对柯蒂斯岛计画像 3 家企业游说合併兴建的可能性,但是当年在高油价时代,石油天然气公司对这 100 亿美元弃之如敝屣,宁可各自为政,连考虑都不考虑。

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Petroliam Nasional Berhad)是澳洲柯蒂斯岛格拉斯通液化天然气厂的合伙股东,认为澳洲 3 厂未能合作节省建设成本十分可惜,表示应该记取澳洲的教训,位于相近位置的油气开採计画,应该彼此共享设施。

价格寒流让大厂共体时艰

如今来到低油价锱铢必较的年代,情势可就大有不同。石油界的老大哥艾克森美孚(Exxon Mobil)向过去的竞争对手们递出橄榄枝,想要把过去的死对头,转变为一起抱紧取暖的过冬伙伴。

艾克森美孚针对在莫三比克,以及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开发计画,正向竞争对手们徵询合作「共享」设施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在西澳洲,伍德塞石油(Woodside Petroleum)则正向竞争对手们游说,要他们不用自建液化天然气厂,改利用伍德赛石油的既有设施,大家一起共享省钱。在加拿大西部也有类似的合作状况。

在大规模开发案上彼此合作,节省重複投资成本,并分担风险,过去原本就是石油天然气产业行之有年的老方法,只是高油价时代让各大企业逐渐傲慢起来,但低油价时代来临改变了一切。据沙乌地阿拉伯能源部长 2017 年 5 月 8 日于吉隆坡时透露,全球油气投资至少减少了 1 兆美元。

不仅油价低迷,液化天然气的后市也相当不妙,2010年代初期许多审核通过开工的液化天然气厂,在接下来几年内即将逐一完工上线启用,这将使得供给爆量超过需求,预计到 2020 年全球液化天然气产能将成长至 4.07 亿吨,远远超过 2020 年预计的全球需求 2.74 亿吨,供过于求进一步打击疲软的价格。

事实上,液化天然气的价格不用到 2020 年,当前就已经跌落深渊,2017 年 5 月 1 日亚洲液化天然气价格来到每百万英热单位(MMBTU)仅 5.75 美元,相较之下 2014 年曾经来到将近 20 美元,落差之巨大,比起油价更为兇猛,油价自 2014 年高峰大约腰斩,亚洲液化天然气却是将近腰斩再腰斩。各营运商都得想尽办法挤出可能的获利空间才能求生存,在压力下不得不共体时艰,共享设施成为生存的必要。

不仅石油天然气大厂自己开始寻求对手合作,拥有油藏的国家政府也积极介入,如莫三比克政府推动跨企业合作,以提升油藏开发的经济效益。莫三比克政府要求两大集团彼此合作,其中之一是艾克森美孚与义大利埃尼(Eni)的合作同盟,另一方是美国安纳达科石油(Anadarko Petroleum),双方将各自独立建造开採基础设施,但是共用陆上液化天然气厂。

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艾克森美孚透过收购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国际石油(InterOil)取得法国石油大厂道达尔(Total)巴布亚新几内亚液化天然气厂计画的部分股权,透过这层关係,艾克森美孚游说道达尔与全球最大油气开发商探油公司(Oil Search),要求彼此合併液化天然气厂设施,探油公司评估,若合作成案,可节省 20~30 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费用。

在西澳洲,雪佛龙(Chevron)于 2017 年夏季即将完成麦石液化天然气计画(Wheatstone LNG ),该计画从最初设计上就是规划让其他天然气生产者能利用其液化天然气产能来液化并出口所生产的天然气。同时,伍德塞石油则游说艾克森美孚、壳牌,希望他们放弃自建新液化天然气厂的想法,改利用伍德塞石油剂既有的冥王液化天然气厂(Pluto LNG)。

这股供过于求造成的价格寒流,让油气大厂们抱紧取暖,共享设施,也节省许多不必要的资金与资源浪费。不过,天然气市况诡谲,如今的低价风暴,让各大石油天然气巨擘几乎全面停止兴建液化天然气新厂,但全球天然气需求仍在上升,预计到 2025 年,得新增 30 座液化天然气厂,才能赶上需求,但最后一座液化天然气厂计画,是 2014 年 12 月俄罗斯新科(Novatek)的亚马尔液化天然气厂(Yamal LNG)。

若是再没有新厂计画,预期到 2026年时,需求又会超过供给,届时国际液化天然气价格可望回升,届时油气大厂是否还会团结合作共享省钱,或是各怀鬼胎,可就不一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