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Z素生活 >体育归体育?科索沃人跟你说:相伫会到(Sio tú ē ti >

体育归体育?科索沃人跟你说:相伫会到(Sio tú ē ti

Z素生活 2020-06-17 481
体育归体育?科索沃人跟你说:相伫会到(Sio tú ē ti

世足赛场边话:相伫会到(Sio tú ē tio̍h)。

2017 年 1 月 14 日,一辆车身印有「科索沃是塞尔维亚的」的火车从塞尔维亚的领土驶入科索沃的边境,随即就被科索沃的警察给拦下禁行。

这辆火车在驶入科索沃的边界不久后,科索沃的总统哈辛塔奇(Hashim Thaci)就发表强烈的声明抗议塞尔维亚的挑衅行为,科索沃总理穆斯塔法(Isa Mustafa)也说为了保护国家主权,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佔领讯息」的传播。

看到没?这个不叫做「言论自由」,这个叫做「佔领讯息」!

这种「XX 是 XX 的」口号,台湾人应该不陌生吧。不过中华民国的警察大概会无视「台湾是中国的」标语,继续让五星旗遍插台北吧。

火车事件引起科索沃国的抗议之后,塞尔维亚的总统尼科利奇(Tomislav Nikolic)随即跳出来骂科索沃人「讨打」,甚至说不排除会在必要时出动军队,以武力进犯科索沃。对台湾人而言,这真的是很熟悉的「问候语」呢。

科索沃与塞尔维亚的呛声交火只是反映出这两国在过去百年来的历史夙怨。二十世纪初,欧洲列强将阿尔巴尼亚的部分领土(包括科索沃)割给塞尔维亚就种下了祸根。塞尔维亚人与南斯拉夫佔领科索沃的期间,曾经对科索沃境内佔绝大多数的阿尔巴尼亚人施行种族歧视政策,甚至以军警特务秘密进行种族屠杀与清洗,许多阿尔巴尼亚人就这样被塞尔维亚人拖去杀掉并且集体掩埋。

在南斯拉夫独裁者同时也是塞尔维亚裔的米洛塞维奇统治期间,科索沃境内使用阿尔巴尼亚语的报纸、电视与广播还被迫全部关闭,他甚至还把教阿尔巴尼亚语的中学与大学都通通关校,只差没有把讲阿尔巴尼亚语的人挂狗牌了。这类种族屠杀与文化清洗的双重手段,经历过中华民国恐怖统治的台湾人应该都不陌生吧。

塞尔维亚长期对阿尔巴尼亚族的迫害行动导致两方曾经在 90 年代中后期爆发科索沃战争,也使得八十几万科索沃境内的阿尔巴尼亚难民潮往邻国阿尔巴尼亚与马其顿涌去。直到今日,塞尔维亚、俄国与中国政府依旧不承认科索沃的独立地位,双方边境与北科索沃区仍然处在紧张的状态。

好啦!我要讲世足赛,结果跟你讲了归大堆的国际政治。其实国际的体育竞技活动从来就不会跟政治与历史脱离关係。我现在就跟你解释前面铺了一堆政治历史梗的原因。

2018 年 6 月 23 日,台湾时间清晨两点,世足 32 强赛中的瑞士队与塞尔维亚队进行比赛。塞尔维亚队在上半场率先踢进一球,接着瑞士队在下半场与赛末时踢进两球得胜,成功击败塞尔维亚,也成为本届世足赛第一支得以在落后比分的情况下逆转胜的球队。

台湾人可能觉得这只是一场中欧球队对上东欧球队的普通比赛,不想熬夜的可能已经早早睡了。但是我在赛末却是看得热泪盈眶,原因是这场为瑞士队踢进两球的球员贾卡(Granit Xhaka)以及夏奇里(Xherdan Shaqiri)的父母亲刚好都是来自于科索沃,而且都是遭到塞尔维亚政府迫害的阿尔巴尼亚难民,最终被瑞士政府收留而成了瑞士籍。

体育归体育?科索沃人跟你说:相伫会到(Sio tú ē ti

贾卡的父亲甚至曾经为了抗议南斯拉夫与塞尔维亚人的独裁统治而蹲过三年半的政治黑牢。夏奇里也自述过自己叔叔的房子曾被塞尔维亚人给烧燬,父亲也因为颠沛流离而无法让他们过好生活。

当贾卡与夏奇里拼死为瑞士队先后踢进致胜的两球之后,他们两人同时都用双手比了一个双头鹰的手势,这个双头鹰标誌就是科索沃军队与阿尔巴尼亚的国族象徵。他们两人彷彿都为遭塞尔维亚迫害而四处亡命的父母亲出了一口怨气,并且给塞尔维亚政府赏了一记大耳光。

夏奇里甚至不顾球场不得脱衣的黄牌警告,直接脱掉瑞士队的球衣,跑到塞尔维亚的观众席前,将双头鹰的手势放在裸身的胸前。这是一个什幺样的政治宣示?我直接翻译给你听:「我现在不是瑞士人,我就是他X的科索沃国人!」(注)

这就是我热泪盈眶的原因。

好啦,以下开放中华民国人崩溃,还不赶快跳出来骂夏奇里:「圣地沦陷!」、「体育归体育,政治归政治!」、「体育场地不是你政治陈抗的舞台!」

注:夏奇里赛前还在 IG 上秀出他将瑞士与科索沃的两国国旗分别绣在左右脚球鞋上的照片。由于科索沃一直到 2016 年才拿到FIFA的会籍,所以该国的球员很多都还得依附在其他国籍底下踢球,相信不久的未来,这些科索沃国人都可以代表自己的国家来踢球。真是羡慕啊!有自己的国家真好。